互联网医疗新规试行 执业登记需重新申请 医保政策正在研究中

发布时间:2018-11-27

文章引用于——南方都市报


互联网医疗新政正式落地试行。9月14日,国家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对近日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的《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3份文件进行详细解读,对“互联网+医疗服务”的类型、互联网医院和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准入程序、互联网医院的法律责任关系等予以明确。国家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出席发布会并答记者问。

这是继今年4月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后,互联网医疗具体规范出台,以进一步规范互联网的诊疗行为,发挥远程医疗服务的积极作用,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保证医疗质量和安全。


 750x500_5b9bcafc7ae6a.jpg

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图片来源:央视网)

首次明确对“互联网+医疗服务”进行分类管理


本次发布的3份文件分别对互联网诊疗、互联网医院、远程医疗三大板块作出规范。

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在发布会现场称,此次出台三个文件的一大创新点,是首次对“互联网+医疗服务”进行了分类管理。

焦雅辉透露,在起草三个文件之前,已对全国 “互联网+医疗”整体进行了梳理,大致分为两大类:一是利用互联网技术开展诊断和治疗的核心业务,第二类是围绕诊断治疗以外的内容,如预约挂号,诊间结算,移动支付,信息推送等。而本次三个配套文件主要针对第一大类,围绕诊断和治疗这个核心业务,进一步梳理和划分。

第一类为远程医疗,发生在医疗机构和医疗机构之间,或是医疗机构通过第三方平台跟其他医疗机构开展的服务;第二类为互联网诊疗活动,是医疗机构利用互联网技术把服务空间进一步拓展和延伸,由医疗机构使用本机构注册的医务人员,利用互联网技术直接为患者提供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第三类为互联网医院,包括作为实体医疗机构第二名称的互联网医院,以及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其中,第二类和第三类均属于医疗机构通过互联网为患者提供服务。


 第三方机构建立互联网医院必须依托线下实体机构


 “这些医疗服务的新业态对我们来说也是挑战,尤其是对网上行为进行监管,不仅是‘互联网+医疗’在监管方面存在着挑战和困难,在各个行业,各个领域涉及到“互联网+”,监管方面其实存在同样的挑战。”焦雅辉表示。

在互联网医疗服务的监管模式上,根据《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第6条规定,实施互联网医院准入前,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应当建立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与互联网医院信息平台对接,实现实时监管。

焦雅辉现场解释称,建立监管平台是审批互联网医院的重要前提,如果省里没有建立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就不能审批互联网医院,该监管平台要对所有互联网医院、互联网诊疗服务,远程医疗服务,即所有通过互联网的在线医疗服务进行监管,包括医务人员资质、处方流转、信息安全监管等,只要通过互联网开展医疗服务的,都必须接入互联网医疗行为监管平台。这是本次出台3个文件的第二个创新点。

此外,焦雅辉也强调,对于互联网医院中以第三方申请设置互联网医院的形式,它提供服务必须落地实体医疗机构,这为实现线上线下监管提供重要的前提。也就是说,实体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医院会变成一个责任共同体,双方共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有利于实施线上线下统一监管。


明确互联网医院是法律责任主体


互联网诊疗行为发生了损害或者纠纷以后,患者该找谁投诉?在《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文件中,首次明确“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互联网医院独立作为法律责任主体;实体医疗机构以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时,实体医疗机构为法律责任主体。互联网医院合作各方按照合作协议书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焦雅辉表示,互联网诊疗责任主体就是提供互联网诊疗服务的实体医疗机构,互联网医院首先要向所在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来提出诉求,由落地的实体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医院共同来承担责任,两者之间的法律责任分担,应该根据协议承担各自相应的责任。

此外,《规范》对远程医疗服务发生纠纷时的主体责任也予以明确。远程医疗服务分为两类,一种为远程会诊,一种为远程诊断。远程会诊中,会诊的受邀请方只是提供诊疗意见,最后诊断和治疗的决策权依然在邀请方,因此相应的法律责任承担由邀请方来承担;而远程诊断,多由大医院建立医联体,在医联体内利用远程方式,采取措施解决基层人才能力不足问题,“基层检查,上级诊断”,这种情况将由邀请方和受邀方两者共同来承担法律责任。

 

656x346_5b9bcb9bcd669.jpg

全国首家互联网医院(图片来源于网络)

【热点聚焦】


1. 互联网医院两种形式的区别在哪?

焦雅辉:互联网医院分两种,一种是实体医疗机构建设。目前很多医院人才不足,除用本院医生通过互联网提供服务外,还利用上海、北京的医生提供服务。那么实体医疗机构可自己搭建互联网医院平台,也可跟互联网企业合作搭建平台,北京和上海医生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为医院患者提供服务。这种情况下,实体医院要申请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北京和上海等医院的医生可直接在这个互联网医院上执业,不需要再重新办理多点执业或者执业变更手续,这样可激发医务人员的活力,解放生产力,最大限度发挥优质医疗资源,这是第一类的互联网医院。

另一类互联网医院是第三方申请举办互联网医院,必须跟一家实体医疗机构来建立紧密合作,不能是单纯在线、云端的纯虚拟互联网医院,这将没有办法监管,发生医疗纠纷也没有办法受理和处理。实体医院跟举办互联网医院的第三方来签定协议,协议生效时,互联网医院可生效,如果协议发生变更废止,则要重新申请互联网医院。

2.互联网诊疗服务医保能报销吗?

焦雅辉:国务院办公厅的文件中提出,对于符合规定的互联网诊疗行为要制定相应的医保和价格政策。不管是属于基本医疗范畴,还是属于市场定价范畴,首先得有收费项目。如果属于基本医疗服务范畴,医保要给予报销,不属于基本医疗服务范畴,由患者负担。由于不是所有的互联网诊疗行为都属于基本医疗范畴,所以也不一定都要纳入医保报销的范围。关于价格和医保报销的政策,现在都已划归国家医保局来管理,据我了解他们正在研究相关政策。

3.如何界定疾病在线咨询还是问诊?

焦雅辉:在线疾病咨询和在线疾病诊疗,这两个之间确实有些交叉,疾病在线咨询不属于互联网诊疗范围。互联网诊疗是医生对疾病下诊断结论,并且提出治疗方案,按照文件来进行管理。如果只是提供疾病咨询,比如说少吃盐,或注意多运动等方面的建议,没有明确诊断和治疗,属于咨询。如果明确诊断某个疾病,然后告诉患者要吃什么药,或要到医院做某种治疗,就属于诊疗范畴,要按照互联网诊疗的管理办法进行管理。

4. 如何界定网络初诊和复诊?

怎么确定是初诊还是复诊病人?这需依靠正在建立的区域卫生信息平台,以及电子病历数据库,把电子病历和居民的电子健康档案连接起来。在线开展复诊并且开具处方的时候,医师一定要掌握患者相应的病历资料,明确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已经就一种病或者几种病有过明确诊断,便可针对已经明确诊断的疾病提供复诊的服务。如果是初诊病人,查询不到任何病历资料,就只能建议他到实体医疗机构就诊,建立了电子就诊记录以后,下一次如果属于诊断明确的同样疾病在线复诊,可以给他提供相应在线服务。

5. 在执业登记申请重新通过以前,医疗机构是否能够继续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

不可以。法律不溯及既往,也就是说我们(的规定)颁布实施之前你做的你就都去做了,但是规定出来之后就要按现在的规定去做。一定要按照我们的规定重新申请。


【企业声音】


针对互联网医疗新政内容,南都记者还分别采访了在线医疗咨询平台春雨医生,以及致力于远程医疗服务的公司心医国际。

心医国际总裁邰从越称,国家高度重视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发展,此次发布的三个文件正是国家层面对互联网医疗领域重要而长期的规划,无论对于医院、还是企业而言,都是创新而又“接地气”的准则规范,促进行业良性、有序、可持续发展。

“从3份文件中可以看到,无论是互联网诊疗行为,还是互联网医院,或者一直以来就在实体医疗机构间开展的远程医疗服务,都需要依托实体医疗机构进行。这就对各级医院的“内功”都提出了更高要求。”

此外,邰从越表示对《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中第22条,“鼓励医联体内利用互联网技术加快医疗资源上下贯通”深有体会。“心医国际在全国目前落地实践了168个医联体项目,深知‘医联体’发展离不开‘互联网技术’,提高医疗服务的效率,让有限的医疗资源在不同医院之间,在不同地区之间获得更加合理的分配,让医疗诊疗能力得到提升,是落地分级诊疗的关键。”

在线医疗咨询平台春雨医生相关负责人谭万能则表示,此次文件的出台,肯定了互联网医疗的价值所在,为推动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合理健康发展营造了重要的法律环境。同时,也使得互联网医疗行业彻底告别了“缺乏监管”的时代。

“作为一家领先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春雨医生在健康咨询以外,也进行了相当多的业务探索和布局,《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的正式出台,对春雨医生开展相应业务起到了重要的政策指导作用,会使之前一些想拓展,但缺乏政策支持的业务,有了合法合规开展的依据和可能。”



750x563_5b9bccc454384.jpg

9月14日,卫健委召开新闻发布会对3份文件进行解读(图片来源:南都记者摄)




3份文件重点条款


(1)《互联网诊疗管理办法(试行)》

1.不得对首诊患者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

2.医疗机构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时,医师应当掌握患者病历资料,确定患者在实体医疗机构明确诊断为某种或某几种常见病、慢性病后,可以针对相同诊断进行复诊。

3. 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可以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在线开具处方。在线开具的处方必须有医师电子签名,经药师审核后,医疗机构、药品经营企业可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配送。

4.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应当符合分级诊疗相关规定,与其功能定位相适应。

5. 医疗机构应当严格执行信息安全和医疗数据保密的有关法律法规,安善保管患者信息,不得非法买卖、泄露患者信息。

6.医疗机构应当加强互联网诊疗活动管理,建立完善相关管理制度、服务流程,保证互联网诊疗活动全程留痕、可追溯,并向监管部门开放数据接口。

7. 本办法施行前已经开展互联网诊疗活动的医疗机构,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30日内,按照本办法要求重新提出执业登记申请。


(2)《互联网医院管理办法(试行)》

1.互联网医院的命名规定:(一)实体医疗机构独立申请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应当包括“本机构名称+互联网医院”;

(二)实体医疗机构与第三方机构合作申请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应当包括“本机构名称+合作方识别名称+互联网医院”;

(三)独立设置的互联网医院,名称应当包括“申请设置方识别名称+互联网医院”。

2.实施互联网医院准入前,省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应当建立省级互联网医疗服务监管平台,与互联网医院信息平台对接,实现实时监管。

3. 在互联网医院提供医疗服务的医师、护士应当能够在国家医师、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进行查询。互联网医院应当对医务人员进行电子实名认证。鼓励有条件的互联网医院通过人脸识别等人体特征识别技术加强医务人员管理。

4. 互联网医院邀请其他医师进行会诊时,会诊医师可以出具诊断意见并开具处方;患者未在实体医疗机构就诊,医师只能通过互联网医院为部分常见病、慢性病患者提供复诊服务。互联网医院可以提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

5.实体医疗机构或者与实体医疗机构共同申请互联网医院的第三方,应当为医师购买医疗责任保险。

6. 取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的互联网医院。独立作为法律责任主体:实体医疗机构以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时,实体医疗机构为法律责任主体。互联网医院合作各方按照合作协议书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7. 本办法施行前已经规准设置或备案的互联问族院。自本办法施行之日起30日为。按照本办法要求重新提出设置和执业登记申请。


(3)《远程医疗服务管理规范(试行)》

1.远程医疗两种情形:(一)某医疗机构(以下简称邀请方)直接向其他医疗机构(以下简称受邀方)发出邀请,受邀方运用通讯、计算机及网络技术等信息化技术,为邀请方患者诊疗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双方通过协议明确责权利。(二)邀请方或第三方机构搭建远程医疗服务平台,受邀方以机构身份在该平台注册,邀请方通过该平台发布需求,由平台匹配受邀方或其他医疗机构主动对需求做出应答,运用通讯、计算机及网络技术等信息化技术,为邀请方患者诊疗提供技术支持的医疗活动。邀请方、平台建设运营方、受邀方通过协议明确责权利。

2.在远程医疗服务过程中发生医疗争议时,患者向邀请方所在地卫生健康行政部门提出处理申请。远程会诊由邀请方承担相应法律责任,远程诊断由邀请方和受通方共同承担相应法律责任。


用户登录